行業新聞

專家解讀翻譯行業目前存在哪些問題?2018.06.07

魏老師,您從事翻譯工作幾十年,據您對這一行業的觀察,目前還存在哪些問題?

我們回頭看,老一輩有一批很杰出的翻譯家,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人相繼謝世;我輩中相比于前輩可能出類拔萃者就少了很多;再看下一輩,單從翻譯的量來看,大了很多,能完成些一般翻譯工作的人并不少,但是能夠和愿意完成高難度翻譯任務的頂尖人才卻不是到處都有。我們并不否認,有很多有才華的青年,但是為什么他們沒有嶄露頭角?如果沒有一支生機勃勃的隊伍,翻譯事業怎么發展?這一方面可能與大環境有關。我們知道,翻譯工作一方面有外文局這樣的機構在做,而另一方面很大程度上依靠高校的外語教師。目前高校普遍存在的一個問題是重論著而輕翻譯。很多人還把翻譯視作一種簡單的技能,懂外語的,誰都能做。青年教師要想晉升,就要寫論文、出"成果"。但是要出一些好的譯著可是要"十年磨一劍"的,聽說北大羅煒教授翻譯托馬斯?曼的《浮士德博士》前后耗費近十年時間。抓住一本著作中幾個點闡釋發揮,和將幾十萬字的一部名作翻譯出來,哪個投入更大,"收效"更大?面對目前的評價機制,不少人自然是更愿意寫論文。另一方面,青年面臨的生活壓力也很大,沒有具體的措施去保護翻譯的熱情。比如說,有一個青年,中外文功底俱佳,他卻不肯去做筆譯。為什么?一本社科著作,要翻譯,是吃虧太多的事情。出版社逐利固然無可厚非,可是我們算一下,千字稿酬不過80元左右,一本很有難度的、一二十萬字的書認真翻譯出來要花上一兩年的時間,才不過幾千元的稿酬,和一場同傳口譯的收入差不多。我記得在80年代中期翻的一篇不長的小說,稿酬是當時月工資的好幾倍。錢春綺先生在50年代所翻譯的《海涅詩集》稿酬,能使他有買房的能力,還以此貼補后來文革十年的家用。所以能不能有一個機制,能夠給今天的青年翻譯合理的收入,讓他們至少覺得做筆譯不是件太吃虧的事?再說機制問題,國內固然有一些翻譯的獎項,但是獲獎的往往是成名的譯家,對青年吸引力有限。像我們上海翻譯家協會"金秋詩社"所做的一些推動翻譯的工作,也只是杯水車薪罷了。還有就是翻譯界的學術之爭,應該對翻譯理論和實踐的發展起到積極的影響。翻譯界中的"理論派"和"實踐派"、"科學派"和"藝術派"之間應該多有寬容和溝通,克服翻譯中的形而上學,促進多元化的發展,讓"學"與"術"更好的結合起來。好的,謝謝魏老師。

人物介紹:

魏育青,上海人,1982年華師大學士畢業,1984年上外碩士畢業,1985-1988年在華師大擔任講師、教研室副主任,1992年赴科隆大學攻讀博士,1995回國后任教于上海理工大學外語學院,2001年后任教于復旦大學外文學院德文系,擔任教授、博士生導師、主任、副院長。擔任教育部高校外語專業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兼德語組副組長,德語文學研究會理事,上海市外文學會常務理事。曾獲"上海市優秀教育工作者","上海市育才獎",上海市翻譯家協會"翻譯成就獎"。從事德語語言文學教學和研究,主持和參與多項科研項目。魏育青曾發表、出版過許多論文、專著和譯著,如《素質教育中的復合型人才培養》、《世紀末的前瞻性思考》、《里爾克》、《人文之光》、《文學社會學引論》等。另有Beziehungen als Lebensformen等德文專著兩部,巴特《羅馬書釋義》、格拉斯《母鼠》、耶里內克《死神與少女》、里爾克《布里格隨筆》、茨威格《人文之光》、西爾伯曼《文學社會學引論》、霍爾特胡森《里爾克》、《人類困境中的審美精神--哲人詩人論美文選》等十余部,教參《基礎階段德語考試模擬試題》一部,尼采、布洛赫、霍夫曼斯塔爾、舍勒、托馬斯?曼、蓋奧爾格、特拉克爾、埃森賴希、卡施尼茨、貝恩哈德等的文學、美學和哲學譯作多篇。

亿乐游棋牌怎么样
幸运飞艇怎么计划 电子游戏爆分和吃分的时间 老11选5开奖视频直播 西洋棋棋子区分 百人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我买福彩3d输惨了 时时彩2期必中计划全天 高端专车赚钱吗 香港马料2019年资料开奖大全 安徽福彩快三下载 分分时时彩 3d复式投注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