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新聞

葉廷芳:一名成熟的譯者,至少應該具備五個條件:2014.12.11

第一,母語和外語都要過硬。外語好可以保證正確理解原文,這是翻譯的前提。母語好才能使得譯文更符合本國讀者的閱讀習慣,有時還能取得“再創作”的價值。因此理想的翻譯家應該同時是作家,像傅雷那樣。

第二,悟性要好。就像剛才我提到的《三個銅子兒的戲劇》和《溺殤》這兩個例子。以前的翻譯也是可以的,但如果悟性好一些的話,就會找到更加精妙的、傳神的譯法。在遇到多義詞、雙關語或隱喻句的時候,可以避免一籌莫展或鬧出笑話。莎士比亞的《The merry wifes of Windsor》一劇,有人譯作《溫莎的快樂女子們》,有人譯作《溫莎的浪漫婦女們》,都不算錯。但朱生豪卻以《溫莎的風流娘兒們》一筆,與內容十分貼切、到位,令人深為佩服。這就是悟性的神力。因此我認為,翻譯的水平拼到底是拼悟性!

第三,知識要淵博。翻譯的內容雖然一般可由自己選擇,但它所涉及的知識面往往是難以預料的。如果譯者知識面狹窄,就容易時時碰到“釘子”,有時還會發生張冠李戴現象,甚至把一個眾所周知的人名譯成誰都不認識的人。例如我讀到過一本書,其中把布萊希特這位舉世皆知的德國偉大戲劇家譯為“布洛赫特”!你查遍辭書也查不出布洛赫特是誰。這樣的譯文豈不是坑人嗎!相反,你知識豐富就會觸類旁通,常常化險為夷。

第四,要養成一定的研究習慣。特別是現代文學,我們面對的文本不僅僅是語言文字問題,它涉及作者所在的時代思潮、作者的哲學背景,他的表現方法和手段的美學范疇。如果你不掌握這些內容,就可能產生種種問題。比如卡夫卡的小說《Der Prozess》,許多人一開始都譯《審判》。從字面看沒有錯。但你若知道卡夫卡的哲學前提是存在主義,知道存在主義者比如薩特認為現實是“粘茲”的,令人“惡心”的,你就會想到《Der Prozess》的另一個釋義即“訴訟”――人生是一場沒完沒了的官司!而這一核心思想通過書中那則《在法的門前》的故事――一位農民在“法的門前”等了一輩子也未能進得法的大門――畫龍點睛地揭示出來了!

第五,善于接受和學習前人與他人的長處。翻譯總體水平的提高是通過一代又一代翻譯家成功經驗的積累而達到的。有的句子或段落別人有過絕妙的表達,不妨在你的譯文中加以采用,加個注說明一下就是了,不必煞費苦心標新立異不可。有的前人譯過的某些地名、人名,現在看來雖不太確切,但已經約定俗成了,你不必試圖推翻它,否則你會徒勞的。比如擁有一項“世界遺產”的德國歷史文化古城Heidelberg,通譯為“海德堡”。但曾在那里留學5年的已故馮至先生對這個譯名很有意見,曾在一個同行的會上生了氣,要大家譯為“海岱山”。的確,這是更為準確的譯法。然而海德堡的譯名再也改不過來了!同樣,馮至先生想把德國歐洲名城慕尼黑(München)譯為“明興”的努力也未獲成功。說明約定俗成的習慣勢力高過權威的聲音,誰拗不過的!

亿乐游棋牌怎么样
腾讯分分彩后三包胆 熊猫二人麻将换三张 325游戏平台害人 北京赛车pk10缩水工具 福彩快3玩法技巧 南通长牌手机版官网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任 时时彩五星定胆技巧 觉得我丑应该赚钱应该怎么回复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官网 pk10计划二维码微信 杰克棋牌游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