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新聞

翻譯公示語的誤區(三)2012.12.24

續上一篇

7.翻譯時錯誤的“拿來主義”。“拿來主義”一直被很多人視為公示語翻譯的首要原則,所謂“拿來主義”就是直接用國外的公示語來作為漢語公示語的譯語,好像國外人怎么用,咱們就應該怎么用,照搬照抄過來。但事實上,公示語的翻譯問題還沒有簡單到如此的地步,要真是這樣,很多專家和學者也沒有必要費勁腦筋的去研究如何才能更好的翻譯公示語了。還有一點,外國不是一個整體,除了中國以外還有200多個國家,排除掉那些非英語國家,仍然找不到一個唯一的參照。這就導致公示語的翻譯不一致性,誰的翻譯都有其道理。因為一些人在一些國家就看到有這樣的用法,甚至還有照片為證,讓你不得不認可。

所以公示語在各個國家有其本地化的意義。這些公示語大多是為本地公民提供的一種信息服務,所以其本地化是不可或缺的。而公示語翻譯,是為了方便那些外國人士在中國能夠得到一種便利的信息的服務,起到足夠的提示、警示等作用,并不代表他們就完全沒有辦法理解或接受我國的文化。公示語作為一種深入日常生活中的信息服務,可以在不同民族、文化間相互交流,自身也是一種文化行為。不同民族的文化交流是以同為基礎,以吸收異為目的。那種過濾掉文化差異的、透明的公示語翻譯,似乎并不能起到文化傳播與交流的目的。所以翻譯那些反應中國特定文化內涵的公示語,是不需要強行使用透明化的翻譯。如人們喜聞樂見的“相聲”,就沒有必要把它透明化為cross talk,而應該使用具有中國特色文化的comic dialogue,或漢語拼音Xiangsheng來表明其區別。

當今說道與國際接軌,大家似乎立刻想到的就是單一化的英語,甚至直接想到美國。希望建立一個超越民族、超越語言、超越文化的所有人全部認同的公示語標準。在我國公交車上使用鮮艷的紅色或橙色,提示公眾這些座位是為老弱病殘提供的,表達出對這類人群的尊重和特殊的照顧。而在其他一些國家使用銀色標志表示對老人的關愛,被國際視為“人權”或“市民權”。是否有必要把紅色或橙色換成銀色呢?佛教圣地的公示語是否也要換成基督教或者沒有宗教含義的英語表達?試想把“方丈”abbot’s room翻譯為Office of CEO會是什么樣的情況呢。中國人所理解的“魚米之鄉”land of fish and rice,是沒有必要非照搬英語中的land of milk and honey。如果在公示語的翻譯時能夠保留本國的文化特征,而不影響交流,何樂不為呢?

亿乐游棋牌怎么样
六肖复五肖 广西快三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时时彩计划 时时彩大小单双怎么买包赚 甘肃11选5历史开奖号码 江苏快3开奖 我是一个努力赚钱的小妖精 彩票代理是怎么返点的 3818白姐中特官网 高频彩票十赌十输 杀猪如何赚钱 赌博电子游戏的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