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新聞

莫言獲得諾獎也有翻譯功勞2012.10.13

莫言得獎、翻譯有功——前晚,當莫言成為諾貝爾文學獎第一位中國籍作家的消息傳來,他的瑞典語譯者陳安娜也成為中國讀者關注的對象。由陳安娜翻譯的《紅高粱家族》《天堂蒜薹之歌》《生死疲勞》等三本小說在瑞典出版,最近一本《生死疲勞》今年更在哥德堡書展上被隆重推薦。諾獎評委會給予莫言的“魔幻般的現實主義”評價,正與《生死疲勞》的主題契合。為此,不少中國網友向陳安娜表示感謝,稱贊“好的翻譯是作品的重生”。而陳安娜也通過微博回應:“謝謝大家!請別忘記,莫言有很多譯者,文學院也看了不同語言的版本:英文、法文、德文等。大家一起高興!”

 正如陳安娜所言,在中國當代小說家中,莫言是作品被譯介至國外的數量第一人。目前,他的大部分長篇都被翻譯成外文,其中《紅高粱家族》有16種譯本,長篇小說《酒國》有6種,《豐乳肥臀》《天堂蒜薹之歌》等都有各種譯本。文學研究專家普遍認為,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不僅是他個人的榮耀,也是國際文壇對中國現當代文學的肯定,而這其中,莫言作品的譯作家們功不可沒。

莫言作品翻譯最多也最精確

在如今的英法主流閱讀市場上,莫言作品的翻譯既是中國作家中最多的,也是最精準的。這使得莫言在今年奪標之前,就在歐美文壇享有廣泛的聲譽,縈繞在他頭頂的獲獎呼聲一直不低。

年逾古稀的美國翻譯家葛浩文被中美媒體稱為“唯一首席接生婆”。他與莫言的合作最愉快,也翻過最多莫言的小說。“首席”凸顯葛浩文的翻譯水準,而“唯一”也折射中國文學在歐美得到的譯介仍不廣泛。上海譯文出版社副總編輯吳洪認為,翻譯是中國作家作品走向世界舞臺的最大阻礙因素。“從目前情況來看,國內外譯中有大量翻譯人才,但中譯外的力量嚴重匱乏。譯文社及其他從事外國文學翻譯出版的專業出版社,引進翻譯了大量國外優秀作品,但幾乎不涉及中譯外,主要原因就是無法保證中譯外的質量。文學作品的翻譯除了語言因素外,還在于它特有的文學性,‘中國式’翻譯很難讓外國讀者很好地接受中國文學作品。”一方面,目前中國作品的譯介主要由一些漢學家承擔;另一方面,遍數歐美文壇,從事翻譯工作、夠得上水準的漢學家不到20人。

亿乐游棋牌怎么样
AG惊吓鬼屋开奖软件 腾龙时时彩做号工具app 奔跑吧兄弟导演怎么赚钱 体彩辽宁11选5 时时彩大概率后三800注 百练赛怎么才能赢 山西11选5怎样识别重号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遗漏 重庆时时彩五星稳赚玩法 下一期大乐透预测号码 体育彩票广东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