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新聞

關于雜學、方言翻譯2012.04.08

記得在好一段時間之前,曾經有一個譯者,好像是清華大學的某個副主任吧,把用韋氏拼音寫出來的人名Chiang Kai-shek,就是蔣介石嘛,翻譯成了“常凱申”,鬧出了天大的笑話,與網絡上把孔子翻譯成“Johnny(丘仲尼)”,把杜甫翻譯成“Jimmy(杜子美)”,還有當年把孟子(Mencius)翻譯成“門修斯”一樣可笑。

其實翻譯家同時也應該是一個雜學家,除了學回來的深厚的語言功底之外,還應該具備廣博的文化知識,包括文化歷史背景、地理、傳統還有宗教等,外國文學中出現與引用宗教典故或歷史典故是經常有的事,你的知識面越廣,你翻譯得越得心應手。

說到韋氏拼音,又想到一種跟韋氏拼音拼法差不多的形式,不知道大家了不了解廣東話,現在在外國,有相當一部分的英語是由廣東話音譯過來的,比如Kowtow磕頭,Cheongsam長衫,Bok Choy白菜,Wonton餛飩,Mahjong麻將等等,當譯者,尤其是初學者,看到的時候估計會哭笑不得,但起碼能夠查字典,不過遇到人名的時候呢?會不會把孫子譯成“桑卒”呢?懂得一些方言的話,對翻譯的作用還是非常大的,港式音譯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比如羅納爾多港譯成朗拿度)。

若然譯者知識面不廣,鬧笑話事小,毀聲譽事大,關于“常凱申”的那種韋氏拼音,其實在西方文學界還是流行的,對于譯者,了解多一點雜學并不是壞事,本國的歷史與外國的歷史的差異,之間的語言交流,等等,都能幫助我們做好翻譯,把中華文化發揚光大,而不是鬧出諸如把夏晉麟(Hsia Ching-lin)譯成林青霞的笑話,貽笑大方。

亿乐游棋牌怎么样
排列五开奖软件 赌场比大小的玩法 棒球比分直播球探 广西11选5官网 秒速时时彩计划在线 国家正规棋牌游戏 365平台网址多少 赚钱方式四象限演讲 北京11选5走势图表 极速⑥合计划 四川麻将单机版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