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新聞

翻譯過程中我們必須遵從原文的語言習慣2012.02.08

上海翻譯公司推薦閱讀文章:遵從原文的語言習慣,就是說譯者所翻譯的譯文是要和原文作者的用語習慣一致或者相近。“這是在譯者做到“信”的基礎至上的另一個更高層次的追求—“達”。譯者中,有些偏重的是在創造的過程,視翻譯為一門藝術;有的譯者偏重的是“遵循客觀規律”,視翻譯為一門科學。但是,不管是藝術,還是科學,翻譯的本質是忠實于原文,譯者不能充當作者的角色,不能想怎么說就怎么說,不能為了表現自己的某種想法或者某種造詣,就拋棄原文作者的真實意圖而自由發揮,翻譯無非就是用不同的語言文字類型表達相同的意思,文章的內容風格效果卻是不可以改變的。

翻譯在“忠實”于原文的內容意思和語言風格的基礎上,要求譯文的語言表達做到貫通。吳巖在其《從所謂“翻譯體”說起》中針對從事漢語翻譯的譯者將外語譯成漢語的情況,一針見血地指出了“翻譯”的實質:一些譯者“一條腿走路”,“未能辯證地對待兩種語言文字”,譯文“是外國化了的中文”未能“忠實地融會貫通地把原作翻譯和表達出來”。葉圣陶稱自己“不通一種外國語,常常看些翻譯東西”,在《談談翻譯》一文中坦言“正因為不通外國語,我才要讀譯本呢”,揭示出這樣一個淺顯的道理:“別人不懂外文,所以要請你翻譯;如果大家都懂得,就不必勞駕了。”正是憑著“不通一種外國語”的“外行”眼光,葉圣陶才看到并指出了問題的實質。葉圣陶的核心思想是反對“死翻”。“死翻”,簡單來講,就是“用中國字寫的外國話”。“各種語言的語言習慣都是相當穩定的”,“既然是兩種語言,那么在語法,修辭,選詞造句等多方面,不同之處必然很多”,“同一個意思,運用甲種語言該怎么樣表達,運用乙種語言該怎么樣表達”,不能“死翻”,即便“接受外來影響”,也“要以跟中國的語言習慣合得來為條件”。據葉圣陶想,“翻譯家是精通兩種語言的人,也就是能運用兩種語言來思維,來表達的人”,反觀之,“能運用兩種語言來思維,來表達的人”才算是“精通兩種語言的人”,“精通兩種語言的人”才能成為“翻譯家”。葉圣陶的意思是:“死翻”者自然成不了“翻譯家”,之所以成不了“翻譯家”,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不精通兩種語言,不能運用兩種語言來思維、表達,而不精通兩種語言,不能運用兩種語言來思維、表達,最終結果就只能是“死翻”——“用中國字寫的外國話”。吳巖以“內行”的眼光審視“外國化了的中文”,站在“辯證對待兩種語言文字”的思想認識高度來批語“翻譯體”,指出:“根據中國語言文字的特點,忠實地融會貫通地把原作翻譯和表達出來”。葉圣陶以“外行”的眼光旁觀“用中國字寫的外國話”,立足于“精通兩種語言”的基本條件來批評“死翻”,指出:“各種語言的語言習慣都是相當穩定的,咱們接受外來影響要以跟中國的語言習慣合得來為條件”。吳巖與葉圣陶二人看問題的角度不同,觀點卻完全一致:“根據中國語言文字的特點”并“跟中國的語言習慣合得來”。吳巖和葉圣陶所針對的是操漢語的譯者將外語譯成漢語的情況,主張譯文要“根據中國語言文字的特點”,要“跟中國的語言習慣合得來”。若就“所譯者”和“所以譯者”而言,吳巖和葉圣陶的主張無非是:遵從原文的語言習慣!上海翻譯公司分享閱讀

亿乐游棋牌怎么样
侏罗纪世界下载 广东快乐十分怎么玩 欢乐生肖开奖官网走势图 广西11选5开奖走势图 dota魅惑魔女名字 狂人时时彩计划稳赚 七乐彩助手app下载 直选组选 大乐透前区 开个ps4vr体验店能不能赚钱 体彩三码组六遗漏 七乐彩开奖结果走势图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