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新聞

翻譯已經進入職業化2011.07.04

石家莊翻譯公司分享:

不久前,美國時代廣場播放的《中國形象》系列片引起了世人矚目。該系列片精準、地道的英文字幕翻譯也因此受到了海內外多方好評。但很少有人知道,這項出色的翻譯任務正是由上外高級翻譯學院的師生們會同全校和全國多位專家共同擔綱完成的。最近,上海外國語大學正在為“中國文化走出去”培養和輸送職業翻譯人才,與此同時學術刊物《東方翻譯》亦迎來了創刊一周年的日子。日前,記者采訪了《東方翻譯》主編,上海外國語大學高級翻譯研究院院長柴明熲教授。

周報:隨著全球化進程的加速和國際交流的日益頻繁,翻譯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您認為《東方翻譯》雜志在這過程中可以起到什么作用?

柴明熲:當今社會的翻譯,已進入了一個翻譯職業化時代。職業化時代的翻譯,其運作方式不同于我們之前熟悉的依靠翻譯家個體勞動為主的“書房”方式,而是更類似于一種集體協作、借助高科技手段的“工作坊”生產。翻譯這一行業面臨著很多發展機遇,也面臨著新任務帶來的挑戰,這就需要我們對以往翻譯專業人才的培養和訓練的方式和手段加以研究與反思。《東方翻譯》是目前國內唯一一本專門關注翻譯職業化、翻譯教學訓練的探索類雜志。

同時,需要特別指出的是,《東方翻譯》不是一本傳統意義上的簡單研究如何翻譯的雜志,而是一本學術文化類的翻譯研究雜志。它肩負著從文化交往的高度探討如何通過切實有效的翻譯和翻譯活動,讓中國文化真正走向世界的任務。可以這么說:《東方翻譯》直接與我國“中國文化走出去”大型國家項目相呼應,對此作了很多切實思考。這也是它與當下國內其他翻譯類的學術雜志顯著不同的特點。比如在2010年第1期紀念翻譯家楊憲益的文章里,作者謝天振教授就特別強調指出,為什么楊憲益、戴乃迭夫婦譯的《紅樓夢》在對原著的忠實性上做得相當出色,但在國外的影響力卻遠不如錯譯誤譯較多的英國漢學家霍克思和閔福德翻譯的《紅樓夢》譯本?這就涉及到一個翻譯的接受和傳播問題。國內不少專家學者的思考仍然停留在單單指望國內推出優秀的翻譯版本輸出國外,就能達到很好的傳播中國文化的效應,這是不切實際的,是出于對翻譯傳播學和接受史的陌生。像這樣的問題,《東方翻譯》雜志給予了深入的分析和探討,在學術界和讀者中引起了積極的反響。

周報:目前,很多讀者一說起翻譯,首先想到的仍然是文學翻譯。而你們著力研究與推動的翻譯職業化時代的專業翻譯,顯然與文學翻譯不是一回事?

柴明熲:是的。當今社會的翻譯活動中,文學翻譯僅占一小部分,大量的是包括政府公文、法律文件、科技和商務文獻等實用文獻的翻譯。專業翻譯有其特殊性,與強調譯者個性與語言藝術性的文學翻譯畢竟是有差別的。

在這個職業化翻譯的時代,很多翻譯的新技術、行業新特點的發展,是很多讀者所不了解的。比如,去年我們上外高翻學院的師生們在很短時間里,不到一天,高質量完成萬字以上的聯合國文件翻譯,獲得聯合國高度評價。但后來我們有讀者來信質疑,認為像這么大的翻譯工作量,在那么短的時間里,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這也說明了很多人對職業化翻譯的隔膜。實際上,我們的翻譯已經是團隊化合作、有專人統籌管理,并且使用各種先進的翻譯軟件,極大地提高了翻譯的效率和準確率。經過專業訓練,我們能在兩小時內完成以前幾個人花上半個月也完不成的任務。這是事實。如今翻譯領域已出現更多新的科技,比如聲音/文字的電腦翻譯轉換技術等。這些都是《東方翻譯》關注的領域。目前,我國社會上有很多人對職業化時代的專業翻譯不太熟悉,仍然認為只要懂得一門外語,誰都可去做文字翻譯或現場口譯,翻譯市場需求很大,但真正專業的翻譯服務和相關培訓機構卻少得很,人們對職業翻譯的理解亦有很多隔膜。前不久,諾獎得主略薩來上外演講,主辦方特地配備了同聲傳譯。然而國際上一場聘用職業同聲傳譯的會議,通常至少需要同時配備兩人以上輪換上場,并且同聲傳譯有其翻譯技巧,不是誰懂外語并且逐字翻譯就能拿下。果然,到略薩的演講后半部分,該同聲傳譯的質量已經不敢恭維。

亿乐游棋牌怎么样
bbin波音官方网站 北京pk10是国家开的吗 竞彩高人一年收入 七星彩计划 最新版 调教女仆成人小游戏 申城棋牌游戏 国彩999 云南快乐10分软件下载 中小板块股票推荐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500 开心16稳赚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官网